公益服务网互动平台公益服务网新浪微博公益服务网腾讯微博公益圈微信号:gongyifuwu
社区公益
社区公益
当前位置:首页 > 社区公益
公益大讲堂举办儿童教育专题讲座
发布时间:2013-09-25 14:18:00   来源:   

区露琪(中)和志愿者给老人送上面包和水果。 本报记者 邵剑平 摄

本报记者 栾吟之

唯一一次投标公益项目败北,区露琪很淡定:“意料之中。”

不久前,她创建的“金钥匙服务业发展中心”参加国家民政部“关爱弱势群体”公益项目招投标。尽管这个项目在全国范围内竞争激烈,中标几率很低,但区露琪仍精心准备了厚厚一叠标书,设计出20多个子项目。按照她的想法,如果拿到30万元资助金,就能为社区群众办许多事;如果拿不到,就想办法一步步实现。

62岁的区露琪属虎,她在静安区南西街道当了20年办公室主任、2年劳动科科长;退休后,受命创建民生服务类社会组织“金钥匙”,一干又是8年,受益社区居民82万人次。她设想,“再拼5年,然后回家养老”。

“金钥匙”八年三迁

许多人问过我,一把年纪还劳心劳力办民间组织,到底为什么?我想用自己的长处,为政府拾遗补缺,为居民多提供一些他们迫切需要的生活服务。

“社区居民有许多需求,政府一时难以满足,你能不能再辛苦几年,建一家民间组织?”2004年,区露琪退休前,被南西街道领导请到办公室谈话,这一谈,把年过五十的她,“推”上一条新路。

当时,街道配的办公室只有30平方米;除区露琪外,还有3名工作人员—— 一名“4050”下岗人员,一名退休返聘人员和一名军嫂。

“金钥匙”挂牌第一天,就有居民走进办公室:“你们能不能解决阿拉的买菜难问题?”区露琪心里没底,但还是硬着头皮回答:“能,当然能。”

整整一周时间,区露琪她们一头扎进社区,发问卷、开座谈会,了解居民所思所想。“南西社区居民主要有‘买菜难,剃头难,洗澡难’三难,第一阶段的工作,就从解决这 ‘三难’开始。”

街道辖区内只有一处农贸市场,有的居民买菜要坐两站公交车。何不学习一些郊区的做法,把 “蔬菜大棚车”开进社区?区露琪主动联系“城市超市”,说服企业每周定期把独立包装的有机蔬菜和水果送进居民区直销。“蔬菜大篷车”先在两个小区试点,由于菜价低于市场价,项目很快扩展到整个街道范围。如今,“蔬菜大篷车”项目越做越大,10家企业加盟项目。

比起“买菜难”,“剃头难”和“洗澡难”更难不倒区露琪。她组织社区里一些理发店和公共浴场个体业主,采用“有偿、抵偿、无偿”方式,分类服务。拿理发项目来说,60岁至90岁老人每月都能得到一张“剃头券”,每次剃头自己出2元、政府出2元、业主再让利1元,患有重大病的老人,只要打一通电话,就有人上门提供免费服务。

“金钥匙”风生水起,附近居民常常把狭小的办公室挤得转不过身。2007年,街道让出“静安别墅”老弄堂的居委会办公场地,活动空间大了不止一倍。区露琪在办公室门前空地建起“飞行便民点”——每周双休日组织小修小补摊点,为居民提供配钥匙、磨剪刀等生活服务。

现在,“金钥匙”搬进了升平街33号独幢小楼。工作人员也从4名增加到12名。很多居民抢着向记者介绍,以前的弄口小摊都搬到这里,但服务价格几年未涨,修把阳伞一元,毛衣织补四元五角起价,每周还有医疗服务、心理咨询、法律援助等义务服务轮番进驻。“区老师说了,街道花1200万元买下小楼为居民服务,她让我们有什么需求尽管提出,不要辜负政府的巨大投入。”

一度“满脑子想钱”

怎样让有限经费发挥最大作用,为社区居民办更多事?没有现成模式可套用,我就用自己一双手,一手牵着困难居民,一手牵着有资源的社区单位,步履蹒跚走到今天。

看着来往居民满意的表情,区露琪也常常呵呵笑。但办民间组织的难处,她却不常跟人提起。

“钱不够花,需要帮助的人又太多”,一度是她最大的烦恼。

起初,街道每年拨款10万元。这笔钱,除去办公场所公用事业费和人员工资等所有运转费用,也包括项目经费。区露琪很节俭——办公室电风扇能不开就不开,工作人员自己动手烧中饭,每天中午,大家围着圆桌吃四菜一汤,就像在家里。省下的钱,用来开发服务项目、用在居民身上。

但手头还是紧。有生活困难的孤老找上门,希望能到“乐龄家园”助餐点吃一顿免费餐;有外来务工者找上门,希望上班期间中心帮着托管孩子;还有许多支出性贫困家庭前来求助,因为政策范围内的托底保障仍解不了燃眉之急……有一阵子,区露琪“满脑子想着怎么找钱”:预算不够怎么办?到哪里去拉赞助?谁愿意资助这些弱势群体?

“城市超市”的“次新鲜”面包给她带来灵感:超市每天都会处理掉一批当天没卖掉、但尚在保质期内的面包。区露琪和企业商量,与其白白浪费,不如把面包无偿捐给社区困难户,再发动志愿者检查面包保质期、挨家挨户送到居民家。有了之前“蔬菜大棚车”的良好合作,“爱心面包”项目很快落地,“城市超市”每天9时准时送一批面包到服务中心。六年里,社区里的困难户吃遍了各种花色面包。

区露琪发动社区单位“认领”公益项目。目前,112家单位与“金钥匙”签订慈善爱心服务协议书,解放军第四一一医院、邮电医院等医疗机构定期为居民开展体检和医疗咨询,驻沪部队武警通讯站、中国国旅、波特曼丽嘉酒店等不定期为社区居民捐款捐物;区露琪还组建起“金钥匙社区义工协会”,让乐于奉献的志愿者配合公益项目。如今,587人的志愿者队伍中,有世界500强企业年轻白领,还有外国领事夫人、美国律师事务所高管等。

“没有哪个民间组织可以拥有取之不尽的资源,因此‘穿针引线’是关键。”多年摸着石头过河,区露琪终于找到了“金钥匙”的生存之道——由民间组织搭台,社会力量参与,志愿者配合,让老百姓得到实惠。“穿针引线,指的是把社区里富余的闲置资源整合起来,在需要帮助的人群中重新分配,达到一种双赢效果。”

“要让受助者知道,哪些服务是政府提供的,哪些又是社区单位做的,这样居民就不会一有矛盾就埋怨政府。”去年,社区捐赠“爱心午餐”公益项目,每月资助36名孤老免费吃午餐。记者看到,发给老人的每张饭票上都写着“由美国德汇律师事务所资助”的一行小字。区露琪说:“这不是为企业做宣传,而是要让居民知道这顿爱心餐的来历,如果哪天企业停止资助,爱心餐就会暂时停止供应。”

12小时审计“经受考验”

海外基金会资助时近乎严苛的审计制度给我很大启发。民间组织要发展,就一定要走规范化道路。财务上经得起考验,才能真正为老百姓办事。

区露琪不断做大公益服务的蛋糕,区里、市里甚至全国范围内一有好的公益招投标,她都会认真准备立即参与。

如今,“金钥匙”成了上海第一家社区生活服务类5A级公益组织,不少国际知名基金会带着资金找上门。

一次,美国华瑞中国地产信托儿童基金会投资一个外来务工者子女培训项目,项目结束前,来了一队审计人员,从上午8时一直“审”到晚上8时。他们翻看每一份受益人名单,查看每一张发票和收据,仔细核对每一名拿过交通补贴费的志愿者签名。12小时后,审计人员合上厚厚一叠项目资料,对区露琪翘起大拇指:“你们经得起考验。”

这家基金会的后期资金很快又入了账,一大批外来务工者子女得到书法绘画、国际象棋、舞蹈文艺等免费培训机会。

“这些审计严苛的项目让我感受到,规范化建设才是民间组织长期发展的必由之路。”目前,区露琪正在加强“金钥匙”各类规章制度的建设:“要严格执行财务审批程序,每年向有关部门公布经济运行情况自觉接受主管部门的财务监管。”

刚刚从街道退休的丈夫,一直给区露琪“敲警钟”:“名和利,就像钻进袖子里的一条蛇,你千万要警惕。”有一次,有居民给区露琪家里寄来一封信,托她找工作,不明就里的丈夫拿着信封后 “研究”半天,以为有人给正在做其他民间组织评审的区露琪“行贿”。

“我不怕‘这条蛇’,但我有其他担心。”区露琪正和女儿商量,想恶补英语:“今后可到国际上去投标公益项目,让老外也看看,我们的NGO(非政府组织)有多出色。”